联文和接龙专用地。维勇万岁w

【维勇】维勇同居三十题03

0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官方的反差萌已经深深影响到我对这两个人的认知了所以,维恰超会撒娇!OOC慎!
*短小( ˘•ω•˘ )
*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用词重复,尽量注意,因为从来不会校对( ˘•ω•˘ )
*错别字多到飞起( ˘•ω•˘ )标点符号个人习惯很重( ˘•ω•˘ )
*大概以上

“勇~利~~”
会如此甜腻地呼喊自己名字的人只会有一个,胜生勇利就算不回头也知道是谁。
心里这般想着,背后突然一重,腰间被一双大手环上的同时,肩窝也多了一个不停磨蹭的脑袋。
“怎么了,维克托?”他悄悄侧过头,隐晦的深吸了一口维克托发间好闻的味道。
“勇利你啊~猜猜我发现了什么?”维克托依旧把头埋在勇利的颈间,带着笑意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这无赖的举动让他平白小了十岁似的,勇利不禁扬起一个笑容,伸出一只手覆在腰间的手上,温和道,“嗯?是什么呢?”
“你都没有猜!”维克托松开一只手,抚上胜生勇利的脸颊,将他的脸往自己面前掰了掰,在他脸上惩罚似的轻咬了一下,成功让对方的脸颊染上一层薄晕。
“别闹,”勇利轻轻推了推维克托那颗银色的脑袋,却在手指触及对方柔软的发丝时下意识揉了揉,在听到对方的轻笑时,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指,“快说说你发现了什么?”
维克托却不想让那只在他头上作乱的手成功溜走,他捉住勇利往回缩的手,送到唇边轻轻啄了啄他的指尖,“日本影视界的瑰宝~”
“诶?”
“灵异影片!”维克托放开勇利,兴致冲冲的从身后掏出一张碟片,勇利定睛一看,两个充满了怨气的大字,《呪怨》。
“……”
他一时间竟有些无言以对。
然而那头的维克托依然处于一种谜之亢奋中,“呐呐,勇利~我从来没有看过这种类型的恐怖片~晚上来陪我看嘛~”
“……”勇利依然处于一种难以开口的状态中,他好半晌才回自己的嗓音。
“唔,那大概是真利姐不小心落下的,为什么想到看这个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平淡到有些冷酷,甚至让维克托稍微冷却了热情,那双海青色的眼睛愣愣的看向自己。
维克托想了想,绕到勇利面前,爬上沙发,把脸凑得离勇利极近,勇利下意识的放轻了呼吸,却感觉到对方的灼热的吐息打在自己唇上,像一股火焰从他唇缝间一路燃烧到耳垂。
不管过了多久,他的小猪还是这样容易害羞。
瞥见这一变化的维克托眼中漾起一层迷人的笑意,他刻意压低了嗓音,与勇利几乎是唇贴着唇的,饶有兴味的开口,“勇利你啊~那么大的人了,难道还害怕这些东西?”
说话间一些发音让维克托的舌尖似是无意的触及到勇利的唇瓣,这让勇利的视线飘忽不定了起来,他想往后仰头隔开一点距离,却被维克托眼疾手快的扣住了后脑勺。
“说啊?勇~利~~”
等了那么几秒,维克托才满意的听到一声微弱的,“……是。”
“那——今晚一起看影碟吧!勇~利!”
诶、不,发展不该是这样的啊?!话说维克托你的眼睛在发光啊??
胜生勇利无助的伸出手挽留维克托兴致勃勃的背影。无果。
然而无论勇利怎么祈祷,夜晚还是降临了。
“勇利啊,有看过这类影碟吗?”维克托将碟片放进影碟机里,绕到勇利背后将他塞进自己怀里,修长的手指自发滑进勇利的下衣摆,不轻不重的揉捏起对方柔软的腹部起来。
然而沉浸在某种未知恐慌中,正抱着爆米花狂塞的胜生勇利却迟钝的没有反应过来肚子上多出的魔爪,他含着食物嘟嘟囔囔的开口道,“不……多多少少是会看一点啦,不过这种东西,并不是看了就不怕的啊!”
“诶~这样啊~”维克托把下巴垫在勇利头上蹭了蹭,敷衍的回了话,眼神不住往勇利脸上瞟去。
哼哼~真的是很可爱啊,勇利~脸颊鼓鼓的~啊呀,眼睛也开始水汪汪的了~
维克托腹中的恶劣因子咕嘟咕嘟的冒了出来,他垂首看着勇利的侧脸,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真好呢,等一会害怕得不敢看的勇利就该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了吧……
……事情本该是这样发展的。
勇利看着把头枕在自己腿上,双手捂着脸,只敢从指缝中偷看电视屏幕的俄罗斯男人,眼神有些呆滞。
……总觉得,这不是事情的正确走向。
也不知道是长大了对鬼神之事有了一定的免疫,还是因为小时候看过一遍对剧情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意外的对电影没什么感觉,反而是维克托这个外国人,在看见女鬼出场的第一个镜头时,差点没冲上前把电视机掀翻,还是勇利英勇无畏的从背后一把搂住他的腰才制止了维克托炸毛般的行为,作为代价,他不得不把膝盖借出来,方便好好按着这个会随时暴起的成年男性。
啊,看啊,他又在尖叫了。
“诶?!诶??!那是什么??勇利勇利!你快看!!啊好可怕!!!”
胜生勇利一边无奈的拍了拍维克托当做安抚,一边将电影暂停,“维克托,这么害怕的话,不如我们就不要看了吧。”
维克托转过脸,露出泛红的鼻头,看上去竟有些可怜到可爱。
“勇利……”他轻声唤道。
这让勇利也跟着柔和了表情,“什么?”
维克托深深凝视着勇利,屋内只开了一盏落地灯,昏黄的灯光流在勇利的褐色双眸中,而那眼底又只映出自己的样子时,维克托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一汪温柔到足以将自己溺毙的温石汤药里,让他再也逃脱不得。
“勇利……”他知道自己压低的嗓音很迷人,便在此时有意无意的低喃恋人的名字,一边伸出手扣住对方的脖颈往下拉向自己。
勇利顺从的跟着对方的力道低下头,在维克托的眼睑上轻轻落下一吻,笑道,“还害怕么?”
“还有一点,”维克托也笑了,他突然发力翻身坐起,随即将勇利扑倒在了沙发上,“只亲亲眼睛哪里够,我刚刚可是连嗓子都叫痛了呢,勇利~”
他摘下勇利的眼镜,和勇利鼻尖对着鼻尖,用气音企求道,“亲亲我,勇利。”
勇利有些赫然,然而抬眼却看到了维克托盛满了温柔笑意的海青色眼眸,又不可抑制的看得有些痴了。
维克托,真的是很好看呢……
这样想着,他轻轻含住了维克托近在咫尺的下唇。
维克托轻笑一声,反客为主的入侵到勇利的口腔中,热情的汲取着他的津液,他的爱意,他的一切。
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暧昧缠腻的细微声响。
当维克托终于停下他的侵略时,两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了,他看着自己身下的勇利,对方脸蛋红扑扑的,头发也有些凌乱,眼神里却满是明亮的星屑,看得他心中又是一紧。
勇利感到额角被什么温暖湿润的东西轻抚而过,耳畔边便传来维克托深情的爱语。
他紧紧搂住身上的人,把头埋入对方怀中。
“我也是。”



END.

[Written by Mushroomu]

评论 ( 3 )
热度 ( 213 )
  1. cesia维勇小滑冰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 维勇小滑冰分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