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和接龙专用地。维勇万岁w

【维勇】同居三十题 01 相拥入眠

写着写着就跑题了还好最后让我给拉回来了……

ooc没有逻辑,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大概是最近放飞自我放飞的回不来了(。)

主要是关于两个人同居交往之后勇利偶尔的不真实感,和维克多温柔的告诉他这是现实。设定上维克多比较温柔一点www

据看过的基友说甜到蛀牙w

不介意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作者摔倒在地上了,要小天使评论才能起来!(滚)

&&&&&&&&&&&&&&&&&&&&

 

【维勇】同居三十题 01 相拥入眠

 

维克多曾经多次打着“身为教练应该多了解了解选手情况”的旗号,夜深人静之时穿着松松垮垮露出一半肩膀的睡衣,抱着枕头带着泰迪拖家带口地敲着勇利的门。

勇利看着贴了满屋子的各种各样维克多的海报,捂着脸露出了必死的眼神:太羞耻了绝对不能让本人看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使后来勇利已经把所有海报都撤掉,也因为珍惜到舍不得丢掉只好藏在房间里的某个角落。但勇利冥冥之中有种微妙的自信,他觉得维克多不知什么时候,但最终一定会发现那些海报——只要维克多进到这个房间里来。

 

所以,虽然胜生勇利内心微妙的喜悦与期待膨胀又发酵,他还是把这些情绪都关了起来放在心里某个罐子里,密封的严严实实。

总之在放对方进自己房间让其为所欲为和十动然拒之间,勇利难得坚定地选择了后者。

 

那时的他还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认为对方在自己的领地里会为所欲为。

或者说,在假想里,他为什么会放任维克多在自己的领地内为所欲为而不是阻止他呢?

即便是亲人,在私人房间这方面也会有一条看不清的界线。彼此默认和平共处毫不互相侵犯。

那一点点,对银发男人越过界线的放纵和宠溺,希望对方与自己更加亲密到毫无保留的小小念想,都潜藏在内心深处尚未被本人发觉。

 

然后,很多事情发展如脱缰野马,在胜生勇利从未想过也从未敢想的发展下,他们成了恋人。

 

&&&&&&&&&

 

“说起来,我从没想过我和你会成为恋人……像现在这样平时在同一个滑冰场上训练,休息日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开心的时候一起大笑,疲惫的时候相互依靠,痛苦的时候共同分担,有时候会因为意见不合而吵架但是很快又和好……还有”胜生勇利盯着锅里蒸腾的白色雾气,眉眼温和而柔软,内心逐渐涌起的喜悦和满足冲破控制像幼苗顶开土壤,他气息有点不稳,含了口气吐出最后几句,“还有……一起坐在一个桌子上吃猪排饭。幸福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身后忽然贴上了另一个人的体温,对方双手环过勇利的腰,头枕在他肩膀上,胸膛紧贴着勇利背脊连空气都挤不进去,近的能感觉到呼吸起伏与胸腔中心脏有力而急促的波动。

 

 “这可不是梦哦。真是的,你总是不经意说出这么可爱的话。こんなに不安ならば、もっと僕を感じさせるならどうだ?(这么不安的话,不如让你再更深入地感受下我(对你的爱)怎么样?)”

 

勇利一震,迅速红了脸。

糟糕,完全拒绝不了。一如既往的只能投降。

勇利侧头,正对维克多眼里酒一样浓烈的愉悦与宠溺,脸上的温度顿时又上升了一节。他咬着嘴唇挣扎了几秒,最后放弃抵抗垂下眼帘,放心地向后倚去,把一半重量托付在维克多的怀里。心跳声由嘈杂慢慢平稳,最终和另一个心跳合而为一。

 

维克多的发丝抚到勇利耳畔,有种轻微的痒意从接触的地方一直延伸到心底,炸开了花。身体的热度好似传导到了空气中,勇利只觉得从身后某个点开始渐渐被温暖的流水吞噬包裹,包容的、柔和的、细腻的情感流淌进来,把他的意识也化成一摊春水融了进去,再难分清彼此。

 

维克多抱着乖乖被蹭的勇利蹭得熏熏然,快要被自己蹭出的背景小花淹没,半晌才想起来什么,不舍地抬起头来:“勇利,饭是不是还煮着呢……”

 

勇利一惊,随即从方才那种莫名的情绪里脱出来。

“……你现在才想起来问吗!”维克多一抱上来他就下意识关了燃气灶了,毕竟勇利自认为是一个有常识的生活自理能力很高的人,和家务不上手的维克多正好相反。

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互补。

 

&&&&&&&&&&&&&&&&&&&&&&

 

【夜】

勇利花了一点时间在发呆和泡温泉上,擦着头发披着热气迈进房间的时候,早早洗完的维克多已经背对门口,半躺着支着脑袋不知道在看什么。

听见拉门的声音,维克多噌的一下爬起来举起他刚刚再看的那些东西——印着维克多的海报扬声道:“原来勇利你这么喜欢我,买了这~么~多~我的海报~明明真人就在你面前,想看什么我都可以做给你看个够啊。为什么要遮遮掩掩地偷偷收藏我的海报呢,又不能摸。”

 

勇利呆住了。他的确认为自己藏得再好,维克多也能发现那些海报……可今天怎么就突然?!!!

“呀仔细一看我觉得这些连我半分风采都照不出来,明明真人more charming!我听说之后找了很久呢,没想到小猪猪你藏得那么隐蔽……”维克多把海报举起来上上下下打量,接着贴到墙上照着海报比伸出手比了个姿势,和服过于宽大的袖子掉下来松松垮垮挂在手肘,衣领敞开露出大半个结实的胸膛,腹肌被收束在合拢的衣襟里露出一点边缘。发尾没干的水珠滴落下来舔过胸膛隐没在衣襟里。

 

这该是一种美景,毋庸置疑维克多本人要比海报上的他更加出色而性感。

然而勇利已经被太过冲击性的事实惊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所以说果然怪他太放任维克多在自己房间为所欲为。

 

“啊啊啊啊啊啊到底谁跟你说的是母亲还是父亲……难道是美奈子老师?!!还是小优和三姐妹?”究竟谁卖的队友!好歹提前和我说一声让我做个思想准备……啊其实做了大概、也没什么用……啊。勇利喃喃自语了一阵回过神来,正看见维克多舞骚弄姿对着海报摆pose:“你在干什么……”

 

“嗯。我觉得比起海报果然本人更帅。”

“……你在听吗。”

“勇利也这么觉得吧?”

“果然没在听!……觉得什么啊?”

“海报上的我和真实的我,你更喜欢哪一个?”维克多和自己的海报并肩,眨眨右眼,食指抵在唇上,笑里有些狡猾,句尾音调拖长向上掠起而显得不怀好意。

 

啊,这个人,是在搞什么。

因为最近太悠闲了所以自己和自己吃醋吗。

勇利突然觉得这样一本正经的维克多有点可爱,让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微笑。神色上却为了掩饰羞涩而纹丝不动,口气好像被控制的很平静回答道:“不。更喜欢什么的,哪一个不都是维克多你么。”

完了,最后一句绷不住有点抖……

 

这一点维克多也敏感的捕捉到了。

 “诶——!!小猪猪你的眼镜度数是不是又上涨了——连哪个更好都分不清,要凑近点看么,仔仔细细的。”他露出个笑得很好看反而有点可怕的笑容,向前迈出一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当然是真正的维克多更好我最喜欢了你不要走过来!!!”

等等……好像一不小心嘴快说了些不得了的内容。勇利反应过来迅速捂上自己嘴然而话已出口为时已晚。

对身为内敛的日本人的勇利来说,直接和心仪之人告白说“我爱你”“我喜欢你”之类的话,果然害羞得不行,连心脏都不好了。

 

“Wowwww真是热情的告白,我就喜欢这样的!”

维克多作势要扑上来,勇利难得发挥了他身为世界一流花样滑冰选手的敏捷,弯腰捡被子把被子罩在维克多脑袋上然后掀开另一个被子钻进去裹上一气呵成,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鼻子以上部分,声音透过被子显得闷闷的:“好了不早了该睡觉了维克多晚安。”

 

“噗。You are so CUTE,Yuuri!”维克多把身上的被子扒下来随意一丢,关了灯走过去,试探性去拽勇利裹着的被子的一角。

对方抵抗的力量太过微弱几乎没有,维克多会心一笑,便拉开被子贴着勇利自己也钻了进去,左手绕过勇利的腰搭上他的腹部,手臂收紧把人圈进自己怀里,在对方后脑勺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随即用一种诱哄的口吻在勇利耳边轻语:“转过来好么,勇利。不对着你的脸我睡不着。”低低的声音沉浸在夜色里,透出一种露骨的温柔。

 

“唔……嗯。”心脏酥酥麻麻的又软又暖,维克多这样的人撒起娇来谁也招架不住,更何况本就对维克多毫无抵抗力的胜生勇利。

真是太犯规了。

 

幸好现在是晚上,维克多应该看不清自己的表情。

胜生勇利如此庆幸地想到,手搭上维克多的臂膀随即继续向上直到对方的脸庞,手指抚上去,小心翼翼的,肌肤的接触只有微暖的几个点,像是触摸一碰就碎的梦境。正在这时,勇利的手突然被维克多抓住放在自己的脸上,坚实地贴着对方俊秀的面庞。

 

维克多跟着说了一句话,盖过了勇利小小的惊呼。

“僕はここにいる、キミのそばに、ね。(我就在这里,你的身侧即是我所居之处。)”

 

勇利有些颤抖着张口,夜里凉爽的空气流进去,他吐出一口气像是放下一个重担。

“嗯。ありがどう。(谢谢你。)”

他想要感谢的内容有很多,庞杂到他只能如此笼统的道一声谢。

 

但是他知道维克多会明白。

这个人当初千里迢迢跑来做自己教练的时候就宣称要了解自己的一切。

现在他做到了。

……虽然连同教练不该了解的都一起知道的清清楚楚。

 

勇利在维克多的怀里困倦地闭上眼,心安地沉浸在梦里。

 

那是个明媚的梦,梦里都是春天。

 

END

by 浅白

评论 ( 18 )
热度 ( 499 )
  1. cesia维勇小滑冰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 维勇小滑冰分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