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和接龙专用地。维勇万岁w

【维勇】维勇同居三十题 02-一同外出購物

 

※外標寫成外出購物,內標為「我們結婚了」

※廢話不多說了,趕緊來吃難得烤出的小甜餅(///▽///)



維克托引退的消息放出後立刻轟動整個溜冰界,有人謠傳維克托的狀況不好,也有人說江才郎倒不如盛年引退,本人也開了記者會說明這件事情。



「請問引退的事情是真的嗎?」


「當然,我從不說謊。」


「原因真的像外界謠傳的那樣嗎?還是另有隱情呢?」


維克托想了想,露出大大的笑容對著麥克風道:「因為,我要結婚了。」



鎂光燈和驚呼聲傳遍了整個空間,電腦前的記者已經喀搭喀搭為今日的體育頭條打上:冰上王子維克托引退真相──和妙齡女子的甜密閃婚?


他們等著男神繼續說話呢,維克托卻沒再透露更多,只說周邊的朋友都熟識,有和自己相同的興趣喜好,家人們都也混得熟,一副入贅男子的發言。



「那你會繼續留在俄羅斯嗎?」


「我尊重他的決定,在日本住下也行。」


於是隔天早報的標題就確定了──冰上王子維克托引退,與日本甜兒的高調閃婚。



電視機前的勇利臉是懵的,一副我是誰我在哪裡的表情,寬子一副樂呵呵的模樣走回廚房煮紅豆飯,爺爺吵著要看足球比賽,美奈子搖著他的肩膀逼問到底是哪個幸運女孩。


勇利說他也不懂,或許是比賽裡認識的女孩,還是逛街時擦肩而過的搭訕女子,但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即使他們相處好一段日子,維克托的私生活卻是謎,勇利也不會特別去挖對方隱私,反而是尤里常絮絮叨叨纏著自己唸瑣事。



結婚,這個名詞離他好遠,彷彿生下來老天就沒賜予自己這個單字。


他可是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標準處男一枚,不過身體倒被某人摸摸舔舔好幾遍,甚至每天一個熱情索吻,不過這都被勇利歸類為:外國人的癖好。



雖然維克托要結婚了,但至少他會留在日本。


這點讓勇利開心了些,指不定以後還能約出來溜冰,聊聊天一起出去玩,像個普通朋友搭話玩鬧……明明想著快樂的事,眼淚卻一點一點落下來,濕了鏡面和視線。


維克托的狗待在他身邊,毛茸茸的頭倚在腿邊像在安慰,勇利說別擔心,我是開心到哭了。



門口一聲我回來了讓貴賓犬抬頭,這狗果然會認主人的,衝到門口的速度比誰都還快,勇利用袖口擦了擦眼淚,卻也不想這麼快見到本人,閃進廚房問母親需不需要幫忙。


「維克托也快奔三了,該為自己的未來打點了。」


勇利嗯嗯啊啊的應和,手中的馬鈴薯削得七零八落,他當然知道這個道理,特別像對方資質優秀又是高富帥的標準人才,更甭提先前的各種浮誇情史。



「怎麼了勇利,好像不太開心呢?」


「沒有,怎麼可能,我開心得要死了。」


喀咚一聲馬鈴薯落在地上,這片不平的地上滾啊滾的到了門口邊,一雙熟悉的長腿和毛絨的影子停在外頭,維克托拾起了食物走到流理臺清洗,勇利回神想把東西拿下,人才剛走到旁邊就先被抱滿懷。


「我回來了,所以勇利要對我說什麼?」


「……歡迎回來。」


「嗯,很乖很乖。」


輕輕的吻落在髮根上,彷彿戀人一樣親暱,勇利還在分神,維克托就把洗好的馬鈴薯遞到寬子手裡,也開始著手削起下一顆。



剛進來勝生家時還是個標準的公子哥,幾乎什麼家事都不會做,廚藝更是差勁,連削個蘋果都能割傷手指,嬌弱的不行,一邊喊疼讓勇利替他吹吹才甘心。


現在他什麼活都能做,吃飯打掃燒水砍柴樣樣行,明明是國際溜冰選手不能隨便做粗活的,卻是什麼都甘願學,一副乖巧溫順的媳婦似的。



「勇利,明天陪我去逛街。」


「可以啊,你想買什麼?」


「我想買套正式的西裝。」維克托把最後一顆馬鈴薯放到籃子裡,瞇眼對他說:「你也得買一件才行啊,勇利。」



即使維克托沒說,八成是婚宴上要穿的衣服,他和尤里大概就是伴郎了。勇利想問,新娘子是誰?他認識嗎?她人好嗎?是不是也喜歡溜冰呢?


光想就覺得心頭痛,他什麼也不知道,即使和維克托相處了將近兩年的時間,關於他的事情一點兒也不清楚。


只是教練和徒弟,借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又是不同國籍的競爭對手,不是生人就已經該偷笑了。



「當然,我陪你去。」


畢竟和你在一起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了。





雖然說去挑西裝,這路上總會有其他吸引人的美食和誘惑,勇利特別愛吃巷口邊的炸甜甜圈,老是揣著錢包和老闆娘買上幾個,維克托會酸幾句卻也都默認對方買,這次他連瞅都不瞅直接拉了人跑。



「維克托,我想去買幾個……」


「不‧行,再吃就要變成小肥豬了,我可沒時間讓你慢慢減肥了。」


「有什麼關係,反正主角是你。」


「那可不行,我可不允許旁邊的人肥得搶占螢幕畫面。」


這話把勇利堵得札實,只能眼巴巴看著美食從身邊掠過,維克托看著也心疼,但他知道對方能忍,當初他來日本也是這樣訓練對方的,沒理由現在不能。


「等等吃正餐,別老是吃點心,對囤積脂肪。」


「好啦。」



維克托選了間順眼的服飾店進去,店員看到外國帥哥各個都眉開眼笑,仔細一看不得了,這不是鎮上名人維克托嗎?


驚呼中招呼打得更加殷勤,就連最資深的經理都給請出來了。



「維克托先生今天來店裡,是要買婚禮上穿的西裝嗎?」


「是啊。」


他撥了撥被風吹亂的頭髮,一雙勾人的眼簡直讓女人們心頭蕩漾,可惜眼下的鮮肉即將脫單,誰都沒有機會了。


勇利坐在一邊,像在伸展台下的路人欣賞模特兒的姿態,這店員們也是拿出店內之寶。


像是滾白邊碧湖藍西服,襯出那雙明媚的眼;劍領黑色西裝,莊嚴嚴謹又得體;亞曼尼亮面西服,裡頭的小背心搭上白色襯衫,外頭再搭上純黑色的西裝外套,輕鬆又不失風範。



每一次試穿維克托都問這樣好不好,勇利怎麼瞅都好,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反應,只管點頭連連道好。維克托本人倒不怎麼滿意,又進去穿了第四套衣服。


這次出來店員們都是一個個驚呼,連勇利看了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


一身白色的燕尾服將身形襯出,白色褲頭讓腿顯得修長,一頭銀髮和碧湖藍的眼,白皙的皮膚和立體的五官,簡直就像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王子。



「這件呢?」


「好帥……」


勇利看得眼都瞪圓了,一副令人發笑的癡呆嘴臉,維克托見他真的喜歡,便讓店員把這件留下。



已經看得差不多了,勇利拍了拍屁股準備到櫃檯等人,卻是被維克托拉住手臂不讓走:「去哪?你也得選一件才行啊。」


勇利也把前面的服裝都穿過一遍,不知道是身形不符還是臉太傻氣,簡直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滑稽逗趣。店員雖然都帶著親切微笑,勇利卻羞得想找洞鑽,發誓下次絕對不敢再來。



「沒關係啦、我隨便挑一件就行了。」


「不行,這種正式場合怎麼能隨便呢,難道你上場比賽也是帶著得過且過的心情?」


維克托走到他身前,摘了眼鏡掛在自己衣服上,把對方凌亂的頭髮理整齊,模糊的視線裡他看不清對方的表情,堅毅的下巴弧線和寬闊的胸膛都在面前,只要輕輕一靠就能被擁在懷裡。


「我幫你挑。」



過了很久勇利都沒走出來,還是維克托在門外威嚇一陣,才露出一顆毛茸的頭左顧右盼。「……我不會穿。」


「先出來吧,我幫你。」


與其說不會穿,到不如說領結不會繫,維克托其實很著迷對方這身打扮,黑色的西裝外套包著淺褐色的小背心,剛好把他的東方輪廓襯得更可愛,那雙明亮的眼一眨一眨的,就像領結上別的亮鑽,迷人閃耀。


維克托修長的手指撓過敏感的脖頸,像是羽毛一樣輕輕刮搔,勇利咬緊唇忍癢的模樣讓他更想逗弄這孩子,一個普通的領結硬是被他弄了快五分鐘。


「好了,這樣就行了。」


「這樣穿好奇怪……」


「不會,你很可愛。」



顧不及旁邊的人,維克托直接在對方臉頰邊偷了個吻,這臉頰立刻染上酡紅,氣得把人推離自己身邊。「我們在外面,別這樣,你都是要結婚的人了……」


「沒關係,就讓他們看。我們都是要結婚的人。」



我們?


勇利愣愣地看著對方捧起自己的臉,一個個細碎的吻從眉心落到鼻頭,一路吻到唇邊。他說,我喜歡你,我從第一次見面就特別喜歡你。



「勇利,成為我的人吧。」




end.



by 九本/火火



---

說好的一起出外購物呢(懵懂.jpg)甜死人啦你們快結婚啦──

部分西服參考來自 這裡


如果評論迴響不錯考慮偷偷寫個結婚番外(正色

你們懂的(笑


评论 ( 45 )
热度 ( 526 )
  1. cesia维勇小滑冰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 维勇小滑冰分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