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和接龙专用地。维勇万岁w

【维勇】一方死亡

BE注意 但是作者有想 重新来过的HE 番外,如果热度和评论加起来超过一百就写完然后放出来www白砂糖有保证哟w

日常OOC。

虐维克多,我觉得他太自信嘚瑟了(不是),写完之后神清气爽。

但作者不擅长虐文所以大家有意见和建议欢迎提出我们共同提高(?)

角色死亡。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看下去吧w

&&&&&&&&&&&&&&&&&&&&&&&&


【维勇】一方死亡

维克多是从尤里那里得知胜生勇利的死讯的。

那是太过超出他想象的事情以至于对方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地喊了他好几声他都没有反应。

“尤里奥今天不是愚人节哟。”他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声音轻快如同识破了一个阴谋。

“谁特么拿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啊!”


他怔住,像是卡了壳的机器。

“啊……我知道了。”

最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此说道,语气淡淡的如同俄罗斯山巅永年不化的雪,没有一点悲伤的起伏。

对方气得把电话一下子挂了。

手机屏幕一下子黑了下去,维克多收了线,眼都忘记眨,思考还是迟钝得很,好似生了锈的线圈被人逼迫着转动,铁丝之间倾轧摩擦发出啁哳刺耳的声音。半晌,酸涩的眼催促他缓缓闭眼又睁开,睫毛微不可见地抖动着。


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恍若被海水没过头顶无法呼吸,他花了一点时间张口随后是漫长的沉默。最后他像是终于知晓了一个冰冷的事实:“勇利……死了?”


说出这句话像是打破了什么魔咒,把他从一片空茫的寂静的拽出来。维克多深吸了一口气,思维逐渐解冻,如冻住的冰河终于融化开始流淌。

“没想到……居然是从尤里奥口中听到的消息……我们难道……”他似乎被什么卡住喉咙说不下去。

是啊,他们早已经不是恋人了。

不如说作为感情中的加害者,他没有被通知才是理所应当。


但他随即发现,没被通知的震惊仿佛比得知勇利死讯的悲伤更让他震动。

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过。

他前所未有地认真思考着,如果说眼泪是人宣泄悲伤的工具,那么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想哭呢。


他觉得前任恋人逝去,自己应该是要哭泣的,和普通人一样。

难道说他没有自己以为得那么喜欢勇利吗?分手的时候明明还有点难过的,撇开前男友的关系,他们也曾经是很好的伙伴,似乎找不出一点他不悲伤的理由。


他甩了甩头,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阳光不知怎么有点刺眼。

他抬起手遮住眼睛。


明明是个阴天。

&&&&&&&&&&&&&&&&&&&


维克多拉开房门习惯性地说道:“我回来了。”

房子里空荡荡的,他顿了一下,在门口缓慢地拖鞋并且扒下自己的外套。

贵宾犬上个月死了,家里面只剩他一个人。


他倒向沙发瘫在上面,一动也不想动。沙发是以前他和勇利一起挑家具的时候买的,对方一眼挑中了这个,维克多也觉得舒适又温软。所以两个人就一起把这套沙发带回了家,平时互相依靠着坐在上面,甚至做一些更加亲密的事情。


他拍拍脑袋不让自己想起这些,爬起来倒了一杯冰水给自己,看着逐渐上涨的清澈冰凉的液体走神想道:如果是勇利看见的话一定又要说我不注意胃了。维克多端起被水温浸冷的玻璃杯,手指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勇利在的时候,说过我之后总会别扭着给我换温水的。

他喃喃自语道,声音很轻,像雾一样消散在空气里。


晚餐的时候,维克多看着外卖菜单,本来想选意大利面的但是手指不受控制地点在了炸猪排饭上,任凭意志怎么命令也纹丝不动。

算了那就吃猪排饭吧,就当缅怀朋友了。

他懒懒地想。


猪排饭到了,维克多盯着上升的蒸汽,一时失去了食欲。

突然不饿了。

维克多扣上盖子,注视着它热气散尽,一点一点冷下去,水珠凝结挂在盖子上。


维克多最终没有动那个猪排饭,抱着不知被什么东西充满的胃走进了卧室。

胃疼了一夜他也不想起,就那么躺着,一夜无眠。


第二天尤里奥又打给他一个电话,这次是通知他勇利的墓地地点。

“哼,早已经举行完了我想你也赶不上了,感谢我吧还把他的墓地告诉你。”

维克多失笑,没试图向对方解释自己其实好像不是那么伤心。


不过他还是郑重地穿上了黑色的西服带着白色的袖标,就像奔丧一样。

他又笑了,哪里有什么“像”呢。

这可不就是奔丧吗。

他出门,今天是个好天气,微风习习晴空万里。

维克多开车在街道上穿梭,跑神错过了一个岔路口后又转回去,兜兜转转到达了目的地。


他在门口买了一束修剪得很漂亮的白菊,在门口踌躇了一阵,才慢腾腾挪进了墓园。

里面静悄悄的,到处溢满了死的气息,满满当当得让人无处可逃。

这真是让人不舒服。

维克多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不如把花交给守墓者让他送过去吧。随即他又对此进行了否定,好歹也是自己的前男友,哪里有让别人送过去的道理呢。


他在脑子里回想着那个地址,竟然记得很清楚一点也没忘记。

我明明是这么健忘的人呢,也真是稀奇。


墓碑林立像是死去的森林,空气压抑得把维克多的心也一点点拖进泥沼里。

他放慢了脚步,不知怎的忽然期盼起这路途没有尽头。

但最终他还是走到了代表胜生勇利的那一座墓前。

那是一座新砌的墓,白色的石头上嵌着黑色的照片,上面是勇利灿烂的笑容。

虽然相片被截去了很大一部分,但维克多依旧认出了那张照片。他知道那个照片与那个笑容,那笑容如此清晰恍如昨日历历在目。

这本来是勇利和他拿到大奖赛时候的合照。

对方的面容像是烙印在视网膜上,灼热得令人发痛。

他突然抑制不住地流下眼泪来。

大脑经历了漫长的处理过程,终于“勇利死了”这一现实由知晓到达理解,他不情愿地明白了“死”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胜生勇利真的已经不在了。

维克多盯着黑白的照片,感觉世界都褪色成了单调乏味的灰。

心脏传来一阵阵细密的疼痛,像是被无数细小的针来回穿刺。

这是一种怎样的酷刑啊。

维克多蹲下身按住心脏,模糊地想道。


维克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路上没出车祸真是万幸。

他自嘲地走向卧室里,桌头还摆着那张照片。他坐在床上愣愣地凝视着上面春风得意的勇利和他自己。房间里是一种密闭的寂静,秒针嘀嗒嘀嗒地响。

疲惫像蛇,缓慢爬过四肢百骸,绞住脖颈让他几乎窒息。冰冷的空气像海水灌入肺里,填满胸腔里面一片空虚。


维克多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却是天色大亮朝阳初升。

他回想起梦里的内容,很多,是无数藏匿在记忆深处的片段。他本来以为自己忘了,却原来它们从未褪色。


他梦到自己跑到日本来,在温泉里对着一脸茫然的勇利伸出手来说:“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

他梦到on ice活动时勇利冲过来抱住他,身体的热度从接触的地方传过来,暖烘烘的。

他梦见清晨起床时那人在身侧的呼吸与温度。

他梦见勇利在冰场上浑然忘我、翩然欲飞的姿态。

他梦见对方笑容的弧度、发色的深浅、语气的起伏。

他梦见对方一脸难过地说分手,语气里还残存着一点点的期盼和不舍,自己居高临下表情惊愕却没有挽留。


他梦到胜生勇利一脸坚定与期冀,鼓起勇气大声说:“请你永远只注视我一个人!我会成为最好的炸猪排饭的!”

当时他是怎么回答来着?哦,好像是:“可以哟,我最喜欢炸猪排饭了。”


是啊我最喜欢你了。

那么喜欢。

可我现在才发现我远比自己想象中要更加喜欢你。

太晚了怎么办。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有多好。


维克多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映入眼帘的是一方灿烂的光辉。

太阳升起来了。

维克多笑了,他冷漠地想,这世上大概是没有如果的。


END


by 浅白

看到有人问为啥分手?这里设定的原因是:一方面维克多以自我为中心,很少顾虑他人的想法。另一方面,勇利在与维克多交往过程中一直处于劣势地位,时间久了支撑不住想试探维克多究竟喜不喜欢他,然后嘛……就像文里那样。

评论 ( 55 )
热度 ( 459 )
  1. 颜兰亭维勇小滑冰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 维勇小滑冰分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