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和接龙专用地。维勇万岁w

【维勇】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


       不知从何时起,胜生勇利喜欢上了维克多,但并非是朋友之间单纯的喜欢。

 

       维克多作为胜生勇利的教练与他共事的时间不过短短几个月,他成为了他的人生导师,带他走上了优胜之路,而尽头的终点,也意味着两条本不该交错的平行线再次分离。

 

       当听到大奖赛决赛冠军得主的人是自己时,胜生勇利不敢置信,激动万分。他率先抱住了维克多,眼里流下喜悦的泪水,在全场人的欢呼祝贺声中,他依然听清了那人在自己耳边轻声说着恭喜的言语。

 

       梦想实现了。他获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冠军,耀于世界,受人瞩目。一时之间,他的名字被世人所知晓,媒体大力报道着关于他的成绩和他的教练,每天的采访多得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还好维克多有帮他分担一些。不仅仅是教导他在场上充满自信,就连平常的说话待人也不能怯场退缩。

 

       那人改变了他许多,也因为如此,胜生勇利的憧憬之情在悄然之中逐渐产生了变化。一开始,这个变化十分微小,可到了最后,他却无法扭转,变成了情爱。

 

       胜生勇利意识到这点之际,已是维克多快要回俄罗斯的时候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此结束,维克多功成身退,他很可能没有那么多机会再到日本,再来长谷津了。

 

       送银发男子到机场,青年仍旧没有将自己的爱意告诉对方。他没有勇气,也害怕自己的任性会给维克多造成困扰。毕竟,他不知道维克多对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即使那人常说着暧昧不明的话,但他不敢多想,反倒是努力撇清全部,只想做个普通的朋友。

 

       在离开前,维克多在安检处转身注视起杵在距离他较远位置的胜生勇利,牵起一丝笑意,他大声地问着对方:“勇利,你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

 

       本以为维克多是头也不回地过了安检,没想到他竟然还问起了自己,低头看着地面踟蹰不定的胜生勇利是猛地抬头,他讶异地望向维克多,支支吾吾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面对那人,他还是开不了口

 

       “......再见。”

 

       得到回答的维克多挥手向胜生勇利道着最后的再见,然后,他返身走进了安检处,等待乘上前往家乡的飞机到来。

 

       街道两旁的樱花树灿烂盛开,胜生勇利漫无目的地走在道路上,观赏着黛粉花瓣随风飘落,他渐渐地想到了曾和维克多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他们有一起赏过樱,去过夏日祭,在海边玩耍,遥望星空一醉方休,想到这,脸上不禁布满了幸福的笑容。

 

       要不,过几日去俄罗斯看看他吧,胜生勇利在心里思虑着。他还有很多话没对维克多说,感谢的话语对他来说无论开口多少遍都是不足够的,最重要的是,他想要正视自己的心,对维克多告白。尽管对方有很大几率会把这当作玩笑或是拒绝,但只要有一丝机会,胜生勇利都不想放弃,他在维克多离开后是恍然大悟,领略到了这点。

 

       乘着满心的欢喜和期待,胜生勇利回到了家中,他想要大餐一顿,吃上一碗满足的猪排饭,然后泡个温泉,舒服的睡上一觉盼望明天。可令人叹息的是,在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悲痛绝望的消息。

 

       维克多搭乘的飞机出了事故,胜生勇利在刚打开家里的大门时就听见父母和客人在谈论这件事。起初,他并不知道那架飞机上有维克多,是电视上源源不断播出的同一新闻让他知道了此事。

 

       作为一个世界名人,维克多的名字必然会在新闻中被人大肆报道,冰上王者搭乘的飞机坠毁,这是多么让人难过的消息。

 

       看着电视机上闪烁的画面,胜生勇利面无表情,宽子和利夫担忧儿子不能承受突如其来的悲伤,纷纷安慰着他,可对方居然是摇头拒绝,最后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非常意外的,胜生勇利没有哭泣,向来怯懦还爱哭鼻子的他此时只是跌坐在床边,把维克多的海报紧紧抱于怀中,丝毫不在意弄皱它。

 

       实际上,不是不会哭泣,而是由于太过悲伤,已经不知道如何流泪了。双眸干涩到疼痛,仿佛得了过呼吸症状,胜生勇利大口吸气,身体不断抽搐着,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因喘气是相当细微模糊,是那个人的名字。

 

       再也见不到他了......

 

       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告诉他呢?

 

       青年憎恨自己的软弱无力,他无限后悔,可为时已晚,即使还能倾诉,但人不在世,又有什么用呢?

 

       胜生勇利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许多天,无论父母如何劝阻,他都如行尸走肉般活着,不按时吃饭,日渐消瘦,拒绝亲朋好友的探望,只是躲在小小的房间中浑浑噩噩的看着维克多的海报和照片很久很久。

 

       电话铃声在安静的房间中突兀响起,他拿起手机瞧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尤里,本不想接电话的胜生勇利最终还是耐不过对方接二连三的打扰按下了通话键。有气无力地问候着金发少年,不过在下一秒,他却忽然睁大眼睛,从地上站起。

 

       “你说什么?”

 

       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一切,胜生勇利又一次问道,而后,手里的手机因没了力气握住掉落在了地面上。

 

       维克多还活着?

 

       迅速扭动门把手出了房门,胜生勇利前往了洗手间,镜子里的他已是好几天没怎么精心整理过了。下巴长起了细短的胡子,摸上去特别刺手,头发也乱糟糟的像个落魄之人。打开水龙头快速洗漱,胜生勇利试图恢复以往朝气的模样。

 

       “勇利,你要去哪里?”

 

       哒哒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宽子好奇疑惑地问着从楼上下来的胜生勇利。

 

       “去俄罗斯。”

 

       “俄......俄罗斯?”

 

       听闻胜生勇利要去俄罗斯的宽子疑惑出声,一阵风自面前呼啸而过,是胜生勇利,只见他提着看似有些沉重的行李箱奔跑出了温泉旅馆,出门招手打了辆的士就离开了此地。

 

       第二天夜间,胜生勇利抵达了俄罗斯,他不眠不休,马不停蹄地前往了尤里所说的医院,看着手机信息所显示的病房号,提着行李箱快速走在医院里的他,是心情澎湃不已。

 

       轻敲房门,无人回应,尽管知道这非常不礼貌,但胜生勇利还是按耐不住想要见到维克多而悄悄打开了门。缓缓走近躺在病床上的维克多,在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胜生勇利终于还是流下了眼泪。泪水如决堤般划过他的面颊直至衣口中,怕是惊扰了维克多,他强迫自己没有放声大哭。

 

       右手抚摸上维克多的脸庞轻轻摩挲,这是真实的触感,带有人体的温度,胜生勇利在心中感谢上苍没将此人带至他看不见的美好天堂。

 

       似乎是眼泪不小心滴落到别处,没被胜生勇利吵醒的维克多,却是给温热的泪水唤起,他徐徐睁开眼睛,在看到胜生勇利后,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你好,请问......你是谁?”

 

       刚想搂抱清醒之人的胜生勇利在听到对方的问话后是愕然怔住,他困惑地凝视着维克多,话语在嘴里哽咽。

 

       他这才发现,维克多的神色和这时的他是一样的,都是茫然。

 

       “喂,你出来一下。”

 

       尤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满脸怒气的看着胜生勇利,不满地把他叫到外面好像是有什么话想要对他说。

 

       从尤里的口中,胜生勇利知道了维克多在飞机事故中成功生存了下来,但代价却是自己的记忆。双脚如同失去了力气,支撑不稳身体的胜生勇利蹲在了一边的墙角,现在,他实在是太累了,连续不断的噩耗和惊喜给了他巨大的压力。生怕惊扰到其他的病人,胜生勇利将脸深埋在臂弯里,久不抬起。

 

       少年没看清他的表情,但也明白他的伤心。

 

       尤里不是个擅长说话的人,就连接触别人的肢体语言都不能很好的做到。他轻轻踢了一下蹲着的青年,说着让他振作起来,不要一蹶不振。

 

       这是尤里最好的安慰方式,胜生勇利了解少年的性子。擦干眼泪扶墙站起,他看向病房里的维克多,那人望着窗外缀满璀璨繁星的夜空,好似是注意到了胜生勇利火热的视线,顿时转过头来回望着对方。

 

       因哭泣而导致红肿的双眼感到了些许刺痛,眼眸中盛满银发男子身影的胜生勇利再次走进了病房。他来到维克多的身边,正式介绍起自己。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亦不是真正的第一次见面。

 

       “你好,我叫胜生勇利。”

 

       轻握住青年伸过来的手,维克多虽然不认识他,但也觉得他异常熟悉,并且此时还对此人心生好感,十分想知晓他的所有。

 

       这是他以前很重要的人吗?维克多思考着,或许是吧。因为,他感觉自己遗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一切,仅是重新开始,只不过这次的主导者,则是换成胜生勇利罢了。

 

       End.


       By 蕶E


————————————————————————

本来约好是写BE三十题的,结果我竟然独树一帜写了个开放结局,有点不好意思QAQ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虐勇利???好吧,维克多受伤失忆也是虐了

我果然不是会写BE的人,当不了后妈,可是我挺想当的!

如果想看糖罐子后续的话,请大家戳心或是留评论哦,看情况放出!

评论 ( 9 )
热度 ( 244 )

© 维勇小滑冰分队 | Powered by LOFTER